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七把油纸伞》主角蘸上水蒙蒙精彩试读免费阅读精彩章节

《七把油纸伞》主角蘸上水蒙蒙精彩试读免费阅读精彩章节

发表时间:2020-11-22 19:21:58    编辑:张甜甜
七把油纸伞

主角叫蘸上水蒙蒙的小说是《七把油纸伞》,它的作者是齐彩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主角:青牙阿念...

作者:齐彩露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七把油纸伞》 小说介绍

《七把油纸伞》是齐彩露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七把油纸伞》精彩章节节选:第二天醒来,反复思忖唐月寒的话,想了又想,还是眉目未明。似乎我就在这段命运里纠葛,而我从前的人生,又平静如水。倘若这段缘起是朵樱花 ...

《七把油纸伞》 第八章 缘起缘灭

第二天醒来,反复思忖唐月寒的话,想了又想,还是眉目未明。似乎我就在这段命运里纠葛,而我从前的人生,又平静如水。倘若这段缘起是朵樱花,缘灭也是这朵樱花,所谓缘起缘灭,不过是花的绽落而已。那我就像只蝼蚁,始终在找入口,却永远都找不到那扇门,终于累了,便睡在了樱花的花心里。

令我意外的是,我刚出门,准备再去那个绣楼里给娘亲和绿雪买个樱花钱袋时,唐月寒就出现在了我们居住的那家客栈里,对着我绽放出一个浓墨重彩的微笑。

今天他穿了一袭柳芽绿的开襟窄袖长衫,衣裳整体是淡淡的金线菊花纹,袖口和领口处绣着斑斑竹叶,底衫是很浅的竹叶青色,相互映衬,浩如修竹。浓眉大眼,浅浅一笑,似是盛夏朝露,高鼻秀口,齿如冬雪。微灰的发高高束起,种种汇集,使他整个人都灿若星辰,引人注目。他和青牙完全不同,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暖若阳光。

“我来,是来带你走的,灵犀。”他静静地说,笑容灿烂,却带着若有若无的孩子气。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份心意,在我看来,就跟孩子要拿回一块糖果一样。而这块糖果,分明就不是他的,他只是路过,只是看见这块糖果似曾相识,便要下手去抓。

“你来做什么?”青牙咬牙切齿地说。

“我来和灵犀一起看樱花呀,你还没到时,她昨晚明明说想和我一起看樱花呢。”唐月寒也针锋相对地回应道。

说了寥寥两句,我就感觉到了他们之间弥漫的硝烟气息。顷刻之间,我拔起腿就跑,想着我走远些,他们也便不会为我争吵了吧。才几步开外,我就听见唐月寒大声地喊道:“你别走呀,等等我。”

我虽然跑的比平时快了很多,但很快,他便追了上来。

“你该不会是只苍耳精吧,专会粘人不放。”我没好气地说道。

“那也不过因为那人是你。”他又故作深情地说道,我那时以为便是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和你一起看樱花了?”我气冲冲地说道。

“能气到那个雪人,我就高兴。我也不能让他痛快。”唐月寒戏谑地说道。

我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拿雪人这个词,形容青牙,实在是合适。他一向冰冷如雪,喜怒不形于色,恰恰像雪人一般。却也是冰魂雪魄,值得钦佩。

跑着跑着,我便停了下来,心想既然甩不掉,就任其自然吧。

我刚扭过头看他,他脸上就是一个猝不及然的微笑,使我又立马扭过了头。这时耳边海风般的声音响起,我才看见他吹起了一个手掌般大小的海螺,脸上依旧挂着不动声色的笑。我突然觉得,他所戴的面具,确实比我想像的厚重,但我不愿揭穿,只是想着视若无物就好。没有一个人的背后,全是花海,当风暴已经出现,保持清醒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记得那时候,你最喜欢这烟粉色的樱花。”

“这是清念第一次亲眼目睹这花,并无曾经,公子也请莫再纠缠了。”

“既然你都忘了,我们便重新开始。这次,我要将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言语哽住了喉咙,只好缄默不语。随处可见的樱花摇曳着,唐月寒抬起手摘了一朵,依旧是带着他那种风花雪月的笑走到我面前,用手拨起我的头发,将花戴到我的发髻上,随后眉目如水地注视着我。他又跟我说了许多过去,他和灵犀的每一个故事。我能感受到他如海水般的想念,只是我无能为力,也许我真的和灵犀很像,但我毕竟不是灵犀,无法让他下一个瞬间就开怀大笑起来。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那年在樱花树下初遇时,你便戴着这花,穿着烟紫薄纱裙,安静地对我笑,因为我替你捡回了你娘留给你的手绣的手帕。你当时经过樱湖,看这湖水悠悠,白鹭齐飞,碧藕连着大片烟霞,一时贪玩,帕子掉进了水里。无人相助时,我跳入水中,替你取回了帕子。我上来的时候一团水气,你跑过来便拉着我去了你家屋顶,晾晒衣衫。你那个时候总是笑若银铃,眼睛伶俐如梅花鹿,只是一眼,我便把你视若珍宝。”

“这是你和灵犀的记忆,我也为你心痛,但终究和我无关。”

“原来我这样爱你,却也抵不过萧瑟时光。”

“我走了。我真的不是灵犀,你也不要再纠缠了。”

“一起去,天涯海角,黄泉碧落。”唐月寒的脸色晴雨转换太快,很快就由大雨滂沱换成了晴空万里。我心里暗暗地想这人可真是一个学习变脸技艺的好苗子啊。但我也了解到,我是摆脱不了他的如影随形了,只能想办法让他认清,我确实不是灵犀。

“我只是去买个钱袋罢了。”禁不住他苦苦跟随,我们便一起去了绣楼。一路上他又絮絮叨叨跟我说了很多,涉猎范围之广,怕是能从梅子黄时雨说到海里的桃花水母,再说到天上的瑶池绮窗开,再说到十二月的冰天雪地,最后,还能再谈上几句蛮荒时代和现世朝局,但更多的,是对灵犀森森的想念,累计千年,仿佛一片花林,深深埋藏在他的心里,只要清醒,便是避免不了的思念。终于到了绣楼,我的心里不由得浮上了一些释然。青牙是个闷葫芦,唐月寒又是个话唠,一个是五月的青杏,一个是十月的蜜枣,总是无法恰如其分。这命运,迷离如烟,就算是天上的星空,也不见得能尽数预测。

这绣楼里所有的绣品,全都是手绣的樱花,个个栩栩如生,一时之间竟挑不出个好坏,我把钱袋集中到了一起正欲闭眼盲选两个,唐月寒就轻轻巧巧捡出了两个给我,齐齐递到我手上。

“既然在你心目中都是一样的,那么舍弃哪个又有什么关系呢?放不下的,永远都是最独一无二的。这座城当时抛弃了所有,只留下了樱花,当漫天花雨填满华阳时,恰恰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灵犀,你永远这样,不想做出选择,可是选择是难免的,伤害也是难免的。以前,我总怕你作出选择,你作出选择后,我又希望你重新作选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眼里依旧只有你,你就像扎根千年的樱花,藏在我的心里。”

“谢谢你。我回去了。”

“好巧,我们同路。”

唐月寒认准了我就是他生命中放弃所有也要留住的那株樱树,一连几天都紧随我左右,除却晚上都形影不离,只是,我最近却很少看到青牙的人影了。

那天晚上我拿着萤火小筑里的那个粉灯笼出门去买只烤鸭,不料刚走出不远,就有一伙黑衣人围了过来,我不懂武艺,对他们束手无策,只能拼命地跑,只是不知要跑多快,才能挣脱死亡的威胁。

很快他们就抓住了我,用绳子将我捆起来,打成了死结。我的灯笼应声落地,熊熊燃烧起来,一下子就化为了灰烬。我在昏昏沉沉中,被运上了一辆马车,后来,我只听见车轱辘碾压青石板的声音,终于在一场大雨落下后,沉沉地晕了过去。

缘起缘灭,也不过是仅仅一面之缘。能躲开的,会慢慢绽放,终遇良缘,而躲不开的,则会短暂停留,有缘无分。

七把油纸伞
齐彩露/著| 武侠| 已完结
主角叫蘸上水蒙蒙的小说是《七把油纸伞》,它的作者是齐彩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主角:青牙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