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七把油纸伞》主角蘸上水蒙蒙完整版小说

《七把油纸伞》主角蘸上水蒙蒙完整版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2 19:21:53    编辑:一笑泯恩仇
七把油纸伞

主角叫蘸上水蒙蒙的小说是《七把油纸伞》,它的作者是齐彩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主角:青牙阿念...

作者:齐彩露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七把油纸伞》 小说介绍

主角是蘸上水蒙蒙的小说《七把油纸伞》此文是齐彩露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其实我很喜欢看你安静地回头对我笑,阿念。”我们此时正坐在花畦旁的台阶上,青牙说完就起身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竟觉得那么孤独,仿佛 ...

《七把油纸伞》 第四章 一朝成雪

“其实我很喜欢看你安静地回头对我笑,阿念。”

我们此时正坐在花畦旁的台阶上,青牙说完就起身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竟觉得那么孤独,仿佛此时天上的孤月一般,都说众星拱月,可谁又能懂一个人踽踽独行千年的万般苦痛呢?

他的脸上总是挂着风轻云淡的笑,似乎看起来,滚滚红尘,都与他无关,但我明白,他的眼里是漫天的星斗,看似俯瞰众生,只为了她一个人低下头来浅笑,其实只是因为众生在他眼里,只是团团的雾气,入了眼,却入不了心。

晚上的露气渐重,刚才不知不觉,现在竟觉得寒意袭人,我便加快了脚步,想在早星落之前赶回房间。刚到房间准备倒杯茶来喝之际,绿雪就过来急急叩我的门,绿雪是我的贴身丫鬟,从小就伴我长大,虽对外有主仆之分,却情同姐妹,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全都是忆念深深。

“小姐,夫人的病情又加重了,您赶紧过去看看吧。”绿雪急急地说,眼里是十分凝重的神情,这使得我的心里也变得愁云惨淡起来。

“大夫可来瞧了?”

“大夫此刻正在房内替夫人诊治呢。”

“那我们这就过去吧,绿雪。”说完,我们就步伐匆匆地走了过去。

我赶到的时候大夫诊治已结束,正在纸上写药方。

“徐大夫,我娘亲为何仍不见好?之前也一直照你开的药每日送服,竟没有半分起色。”

“小姐,夫人得的是攻心之疾,我开的药只能护住夫人心神,若想治愈,怕是得寻高人,求得一味大补灵药,方能救治。”

“何种灵药?”

“生灵骨草。”

“敢问先生,我如何能得之?”

“需机缘巧合。我也是当年师从家师学医时,偶然听家师提起说“生灵骨草”最能治攻心之疾,但我此生,并没有见过此药,家师当年也未与我细说,此药样貌,我并不知晓,请小姐恕我无法相告。”

“既然如此,多谢先生了。请先生开药先替我娘亲护住心神,我会寻法子找到这味药。”

徐大夫开完药交代了几句就走了,绿雪下去交代煎药了,父亲外出还未归,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娘亲两人,只是如今,她再也不能陪我说一句话。

这天上地下,恐怕也只有娘亲一人会如此思我虑我,看着她沉沉睡去,记忆不断重现,却是支离破碎,就像棉絮浸了水一样在我脑海里游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让我此刻竟觉得十分悲凉。记得幼时,算命先生曾替我卜出一生命运,说我星路与别人不同,中间是断着的,一时之间不知是福兆还是凶兆,吉凶难料,或遇新生之机,亦可柳暗花明,或是薄命少福,春日也不开花苞。娘亲总说,倘若这是灾祸,哪怕她以身犯险,也要护我周全。也许,娘亲是为我阻挡了灾祸,如今才会是这般境地。我望向她的脸,虽然温婉未减半分,只是年华飞逝,又总为我忧心忡忡,眼角竟已爬上深深浅浅的皱纹,也有雪白发丝混迹于墨染秀发里。我的心口仿佛一把飞石掠过,眼泪簌簌落下,我总是淡然自若地领受着她这份爱意,却也只是领受,并未回应半分,我总是以可怜的自我为理由,忽略她的感受,而如今,她就宛若一朵睡莲,如此安静地躺在我眼前,我却无能为力。

我试着去触碰那些美好的记忆,却发现那些记忆,好似朵朵蒲公英,终于到了该成熟的时候,朵朵纷飞消散,才发现那些过去,很多我已忘记,太久不去想,以为能守候一辈子,所以全然不在心上,这便是我,轻视幸福的代价吧。时光如此嘲弄于我,莫非世间一切,都是如此朝不保夕,而所有生命,都在阵阵悔恨中流逝吗?

“娘亲,你看这天上星河,如你我元宵当日在河边放花灯时一般无二。你当初所许心愿,也无外是许我平安,我所许心愿,亦是家人平安,一生如意罢了,如今你却在生死边缘游离,看来这花灯许愿,全是不作数。幸而你并不知,不然恐怕又要为我担忧。女儿不孝,不能替你承受苦楚。我必想尽办法,替你拿到一株生灵骨草。”

今夜的我,仿佛流了一生的眼泪,可我会长大,直到泪水不再夺眶而出。

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很大,吹灭了烛火,绿雪取来新烛点上,娘亲的房间重新亮起。可我就像失了魂一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虽知当务之急是要得到那生灵骨草,可我却不知道要去往何方,徐大夫虽然跟我提起过它,可对药理精通如他,也不知此药踪迹,亦不知此药形状。慌乱之中我忽然想起了青牙,心里有那么一丝期待,或许,他会知道,我虽不知他的来历底细,但我知道他非比寻常,身怀异能,定能给我指路。

我吹起临别时他送我的象牙哨。这个哨子是他花费三天三夜,用当晚新生的那枝象牙木所制,吹来清脆悦耳,他说适合我这种不通音律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承诺过我,只要我吹起这个哨子,他就会来到我面前。

不出我所料,当月亮爬上正空之时,青牙就来到我了的面前。

“阿念,找我何事?”

“青牙,我找你来是想问你,如何才能寻到那生灵骨草?”

“为何要找此药?”

“我娘得了攻心之疾,大夫说只有找到这味灵药,才能治愈,我不愿她再受病痛折磨。”

“生灵骨草不仅能治攻心之疾,更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当真?”

“我曾机缘巧合,五百年前在雪顶山得到一株,当时是为了救我心爱之人,只可惜,并未来得及救她,等我取回时,她早已遍寻不着,生灵骨草虽有起死回生之效,但也要亲自施于母体之上,才有功效。后来我遇一人,他所爱之人病重,我不愿他同我一样悲痛,便将那株生灵骨草赠于他,后来他们琴瑟和鸣,安然度过一生。如今想来,倒也值得。据我所知,生灵骨草五百年才生一株,而且雪顶山上都是凶猛的飞禽走兽,你去,怕是有去无回。不如我替你去寻,至少我身负异能,也轻车熟路,自能对付那些飞禽走兽,我若去,定将那株生灵骨草给你带回来,但我也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以此作为交换。”

“好,什么条件我都应允。”

“我想让你,同我一起去找玉珠汇。”

“好。”

“那你去睡吧,天亮了我就把那株生灵骨草给你带回来。”

我因为焦虑之极一夜未睡。青牙果然守信,天刚蒙蒙亮,第一朵朝颜花开的时候,他就如约而至了。

“此木椟,价值连城。给,阿念。”

看到我无比狐疑的眼神,青牙接着说:“这是象牙木做成的木椟,最护花草的生气,生灵骨草离开雪顶山,没了灵气养护,效用便会减弱。它与这木椟,自是绝配。此刻,它就在这木椟内。你先保存好,它有它独特的服用方式,我先给伯母开个方子,养护母体,过几日等她气色见好,我便为她用药。”

“谢谢你,青牙。你这几日先在府里住下吧,等我娘亲病愈,我就同你一起,去找玉珠汇。”

“好。”

“绿雪,吩咐下去,收拾一下紫林轩,让这位公子住下。”

“是,小姐。”

七把油纸伞
齐彩露/著| 武侠| 已完结
主角叫蘸上水蒙蒙的小说是《七把油纸伞》,它的作者是齐彩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莫名其妙的东西许愿,水蓝色的星星,被云遮住的月亮,篱笆上会开出的花朵数,雪花融化的时间,鱼跃出水面的次数,伞状的云朵,飞进手心的蒲公英,落到樱花上的蝴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回眸。我一直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你幸福,让你记得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烟花簿上所述,都不是你我。 主角:青牙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