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花魁
第一花魁

第一花魁 苹果小梨 著

完结 韩若张员外

更新时间:2020-12-01 14:11:20
《第一花魁》为苹果小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喂!听说了吗?江湖第一高手,高小高居然在青楼做护院!”“这算什么。明镜寺的休一大师,知道吧!”“你当我傻啊!休一大师在神风国那可是家喻户晓!他怎么了?”“据小道消息,休一大师在也青楼扫地呢!而且是跟高小高,在同一家!““你骗人的吧!”“不相信?等天黑了哥们带你去月满楼瞧瞧!”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月满楼在神风国那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多,更是每年花魁大赛的夺冠者,每天不说人山人海但也是高朋满座,特别是小若女神横空出世后更让这里名满都城,而最近又推出了什么优惠活动,更是让这里的座位千金难求。

天渐渐黑了下来,月满楼四处挂满了灯笼,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馨姨画着浓妆掐着兰花指站在门口,拿着她那块粉色手绢呲牙咧嘴的直冲人笑。

看到她的人都隔着老远点点头算打过招呼了,看不见的就被她扯着聊半天。

姑娘们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要么杵在二楼的围栏边,要么杵在楼梯边,可这些人都是冲着小若女神来的,对这些个胭脂俗粉一点兴趣都没有。

前厅忙的人仰马翻,后院的韩若却睡得昏天暗地,急的绿水几人团团转。

“先帮小姐打扮吧。”晴月说做就做,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她已经两手抓着韩若的肩将她拉了起来,“你们几个动作快点。”

闻言翠花几人七手八脚的往她身上套衣服,正在梦周公的韩若被她们折腾的睡意全无,索Xing不睁眼让她们去忙活。

片刻后韩若穿着一身蓝色华服,打着哈欠带着翠花出了门,留下绿水几人看家。

刚走到大厅就见馨姨火急火燎的走了过,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几人刚进大厅就引来一片倒吸声。

翠花脸红赤耳的跟在韩若身后,而馨姨更是无视了他们,拉着韩若上了楼梯,来到二楼一间名为天上人间的包厢门口站定,待她顺了口气,撸了撸因疾行而弄乱的头发,这才伸手敲门。

砰~砰~砰~

门开了,一个年纪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探出了头,不屑的看了眼两人,侧身让开了道。

“公子让你久等了。”馨姨那张菊花脸笑的无比灿烂,“小若还不过来见公子。”

“公子好小女子这厢有礼了。”韩若淡定自如的福了福身,便低头站到了一边。

“抬起头来。”富有磁Xing的声音在韩若耳边响起。

切!公子了不起啊,就这语气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韩若抬起头一看,乖乖这就是传说中的古代帅哥。

她两眼瞪的老大,小嘴微微张开,恨不得立马跳过去跟人家帅哥聊天。

秦墨离看着眼前犯花痴的女子,嘴角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起来坐吧。”女人他多得是,别说后宫佳丽三千,就是那些还没入宫的,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他跟前凑。

等了半响不见韩若有动作,馨姨着急的推了她一下,正在犯花痴的韩若重力不稳身体直直向前倒去,眼看就要落地。

就在这时秦墨离起身快速的接住了韩若。

唉呀妈呀,她这是怎么了?好歹自己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要是让人知道她因为看帅哥差点摔跤,这让她的脸往那儿搁?

“你们都退下吧。”

馨姨和小男孩默契的转身离开,原本翠花也想走,可她担心自家小姐,于是当做没听见,红着脸站在原地不动。

“小若姑娘。”秦墨离有些不自然的摸摸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他的话白说了,因为某女正两手杵着下巴,直勾勾的看着他,对于他刚才说了什么,她压根就没听见。

“小若姑娘……小若。”秦墨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韩若这才有了反应,她先是眨了眨有点干涩的眼睛,随后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之。害的秦墨离以为她回神了,正要问什么结果又看到一张花痴脸。

你说这姑娘怎么就这么喜欢看他?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掉肉,他就不信她能看一天,想到这里秦墨离也不说话了。

一盏茶的功夫后,秦墨离有些受不了了,正当他想开口打破这僵局时,耳边响起了几声叹息声。

“哎。”按理说这古代的人结婚都比较早,而他又长得这么帅,一定结婚了吧。

“哎。”既然结婚了,那他一定有小三,小四,而且是一堆一堆的。你说这古代也没什么安全措施,要是他有病怎么办?想到这里韩若苦着一张小脸。

她叹什么气?难道是想引起他的注意?秦墨离敲了敲桌子,不得不说她确实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若姑娘为何……”秦墨离刚开口就被她的叹气声所打断。

“哎…可惜了”虽然你是本姑娘喜欢的类型,但爱情诚可贵,健康价更高,还是算了吧。

“不知小若姑娘为何叹气?又为何可惜?”

韩若显然还没回神,就见她小声的在那嘀咕道:“虽然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他有病啊!”话落,还打了个冷颤,嘴里发出一声嫌弃的声音:“咦。”

秦墨离看到她小嘴一动,便暗中用上了内里,而她的话一字不落的被他都听见了。胆大的女人居然敢这么说他,真是岂有此理,气得他抱着酒壶仰头就喝。

“咳~咳咳~咳!”秦墨离急忙放下酒壶,从怀里掏出一块浅蓝色的手绢擦拭着嘴角。

他的咳嗽声成功的将韩若拉回了现实,只见她快速的伸手帮他拍背顺气。

秦墨离通红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终于有反应的女人,正要说什么时就见她拿着一块布不断的擦着手,是的她居然在擦手。

“小若姑娘你嫌弃本公子?”话落,两眼死死的盯着她,从来只有他嫌弃女人,那里有女人嫌弃他的道理,更别说他还是神风国的皇帝。

韩若难得老脸一红,扭捏的说道:“公子刚才你气不顺的时候,有只蚊子居然在你背上。”说道这里她皎洁一笑,“人家怕蚊子咬你,所以帮你拍死了它,想着一会还要给你倒酒,怕脏了你老的杯子这不,就过来擦手了嘛。”

这样也行?秦墨离被她的话气乐了,这女人真会狡辩,“那你刚才为何叹气?又为何可惜?”

闻言韩若纠结了,难道要告诉他,你是只种马,还是只有病的种马?那他会立马发飙然后借机不给钱,到时候死八婆再把这笔账记到她头上就惨了。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最后香了香口水,“那啥!你确定想知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