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陌黎九天
陌黎九天

陌黎九天 叶诺海微 著

连载中 沈陌黎沈牧北

更新时间:2020-09-16 22:06:00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陌黎九天》的小说,是作者叶诺海微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三国六海,人、仙、魔、妖、星五族争戈万年,世代不休。人族少女沈陌黎,重生一世,险避夺颜惨剧,又遭失忆之痛。她浴血改命,逆天奋战,一朝却发现,自己生带有多族血脉,身世成迷。梦长魇短,她誓只想流连世外桃源,却一朝不慎,卷如旷世纷争。自此,推凰封帝,屹立五族之巅。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放眼墨城,仅有沈牧北一人唤醒灵魄,其灵魄还是在其婴儿时期,未进墨城前唤醒。真正在墨城唤醒魂魄者,自上古以来,也仅有沈家先祖沈聂一人。

之前的碧晶蝶,对外界强者并无影响,沈牧北莫非心寄于她,独自穿过碧晶蝶纷飞的草地绝无问题。这草地,分明是在限制魂魄沉睡的墨城人自密道出入墨城。想来墨城密道中定还有其它危机,用来限制魂魄沉睡者。

不出墨城,恐沈牧北性命不保。她也不愿重回墨城,为俎中鱼肉任洛魁圣殿那帮人宰割。

搀扶着沈牧北,沈陌黎负重艰难前行。被吸走碎冰粉的碧晶蝶蝶翼漆黑如碳,铺扇着双翅朝密道深处云涌飞去,没了碧晶蝶的草地了无生机,静寂冰冷。若是略为胆小者看见,必然心中发毛,不敢迈前一步。

锐利寒气自草尖散发,冻得沈陌黎脚底冰凉。与沈牧北冷若冰霜的躯体碰触的肩头此刻已冻得毫无知觉,层层冰霜覆盖肩上,将她丝柔的衣裳冻成铜铁僵硬。

沈陌黎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墨城密道中走了两日两夜,饥寒交迫熬尽她的体力,刺骨冰寒更是冻得她瑟瑟欲睡。

墨发覆上冰霜银白一片,冻得惨白的双脚早已失去知觉,只是本能的朝前迈步。

冷,冻彻心扉的冷。但她双手紧紧抓着沈牧北,狠狠的在自己的唇间咬出深深鲜血。极寒气候容易让人昏昏欲睡,她只能以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止步既是死路。

一颗结着硕硕冰果的苍天魔树立于草地尽头,沈陌黎抬眸间,便看到了这颗诡异魔树。黑蝶在魔树枝干间飞绕,颗颗冰果在树上犹似挣扎的剧烈摇晃。

细一看,魔树背后是一道闪着幽紫光芒的洞口,洞口诡异的出现在苍穹之中,数万吸血毒蜂盘旋洞外。想必,这便是墨城密道的出口,沈陌黎前世在逃亡途中略有耳闻,心知洞口的大致情景。

只是这魔树,前世听人议论时却不曾提及。魔树横贯草地,挡住去路,想进入其身后的洞,必从魔树上经过。

对于武道境界较高者而言,直接自虚空中飞过,进入洞口即可。可对于武道境界仅是初阶三重天的沈陌黎而言,却只能爬树而过。

她撕下衣袖,将沈牧北与自己捆绑在一起。警惕的走近魔树,这才发现,每颗冰果里皆有一张挣扎痛苦的人脸。而这些脸,是她多见过的墨城人。

先前,墨城常有人无故失踪,他们无一共同点。后有人发现,这些失踪的墨城人平日里皆怨念深重。官府曾找遍墨城,也不见踪迹,最后只能归结于私下离开墨城。

却不想,那些失踪之人,竟都被困在冰果当中,他们的怨念滋润着冰果,身躯已然和冰果融为一体。他们口中似在嘶喊、似在呼救,但沈陌黎却听不到一丝声响。

诡异,出奇的诡异加深了沈陌黎尽快离开此处的想法。

微微动了动,沈牧北低垂的头缓缓抬起,他昏迷两夜,体内的灵魄之力竟增强许多,此刻已消化了三成冰碎粉,但通身仍胀寒无力。

感受到肩头的动静,沈陌黎眸中的惊喜藏掩不住,柔声道:“哥,你再坚持一下,穿过魔树,树后的洞便是出口。”

沈牧北抬眸,望了一眼天穹上的洞天,脚下一点,竟带着沈陌黎飞至虚空。

昏迷期间,体内的灵魄之力帮他吸取碎冰粉,让他在昏睡中武道境界从初阶九重天突破到中阶一重天。中阶境界方可掌握的虚空飞行术,如今他已可使用自如。

他强忍体内万丈冰寒带来的强烈不适,拖住沈陌黎自魔树顶端飞去。

静然无声的魔树自冰果遮盖的下方忽生出千条树藤。如冰透明的树藤在二人飞至树顶时,忽穿而出,如锋利刀刃袭向沈陌黎。

沈牧北强撑着透支的身躯险险避开数次树藤,强忍体内剧烈不适,加速朝洞口飞近。因冰寒胀痛给他身体带来的不适,让他冷汗淋漓,青筋暴跳。

数次未抓到人,激起魔树恼怒,树藤笼做球形包围,自四面八方倾数向两人所在位置袭去。

千条树藤强行扯开了沈陌黎和沈牧北,冰寒侵心的树藤蜿蜒缠住沈陌黎的身躯四肢,一根细小如绳的树藤,自沈陌黎肤白如雪的脖缠绕而上。

几近同时,树藤将沈牧北丢向苍穹中的洞中。冰冷到不似人说话的空灵声音自魔树中响起:“墨城不是你该来之地,走吧……”

魔树横抛的劲力让本就将近虚脱的沈牧北无力抵抗,径自砸向洞口。

在近洞口的一瞬,吸血毒蜂群拥而来,疾速狂叮。刺心毒痛激醒他灵魄中潜在的神秘巨力,一股冷寒气流自他周身强横扫出,毒蜂顷刻碎成细末,魔树上的冰果震落一地。

诡异强大的魔树竟畏惧的一抖,沈陌黎因树藤的抖动而坠落树梢。

蜂毒快速侵入筋脉,让本就虚弱的沈牧北被抛出洞口外再次陷入昏迷。

在沈牧北被丢出墨城密道洞口的瞬间,天穹之上的神秘圣殿,男子眸光一闪,唇角勾起一抹冷傲淡笑。周身散发着压迫感强烈的王者气息,让殿中武道超强者在看到男子的一笑后都畏惧的缩了缩。

心中万千泥马奔腾,他们刚来到圣殿拜谒,一句话都未说出口,为何皇座上的那位就露出如此惊吓天人的微笑?

要知他的笑比面无表情更加恐怖。圣殿虽不插手世间之事,但他的浅然一笑,足以让九天之下三国六海都要跟着抖一抖。

“沉渊,出现了。墨城,将他带回。”男子斜倚皇座,对一旁身着白衣,傲然冷漠的沉渊说道。

“领命。”沉渊简洁作答后,快若电闪消失在了圣殿之中。

男子眸色凌厉的看向手中几近枯萎的血莲,血莲中惨淡近无的红光闪闪。自倒转时空后,玥狐化作的血莲便败落枯萎,只有接近男子,才能让它再现些许生机。

惨淡的红光实是血莲与男子的交流方式,血莲近枯,灵力近竭,除了男子,血莲无法再与他人沟通。

微弱的红光急闪,犹似急切央求。

男子随性轻敲皇座手把,慵懒的瞥过血莲,看向虚空,似在等待什么。

沉默片刻,冷声道:“有胆擅用时光逆转,就该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她,我不会救。”

血莲微弱的红光消失,片刻,红光再次闪烁,不似之前急闪,只是缓缓闪动,却让男子眉头紧蹙,身上的危险气息大涨。殿内拜谒之人感受到这危险的气息,无不面色转白,敬畏的缩脖低头。

但所幸男子危险气息不过呼吸间,便消散无踪。他的面庞上怒极反笑,勾起邪肆弧度,道:“好得很!心月狐,但愿今日所言你不会后悔!起鸢,命沉渊将墨城密道内的女子顺道救出,留口气丢路边即可。”心月狐是玥狐本名,男子万年间,早已习惯如此唤它。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