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情途末路谁之过
情途末路谁之过

情途末路谁之过 壮志妇女 著

已完结 吴周

更新时间:2020-06-27 06:24:00
《情途末路谁之过》为壮志妇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这是发生在一个小城市里几对年轻人的爱情故事,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经历,造就出几种不同的爱情,在无奈中妥协,在现实中抗争,这几对年轻人面对自己的爱情,该何去何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针对平时周西山对自己的关心照顾,也因为两个人的交情一向还不错,其实吴善意真的有责任也有义务主动关心一下心事重重的周经理,让他感受到友谊的力量,早点回复原来的阳光心态。

可是吴善意还是迈开了脚步,向外面大步走去,这个决定和周西山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吴善意今天还有事,重要的事,如果周西山知道了这件事,也会大大咧咧的说:”快去快去,别耽误时间了。”

像吴善意这个年纪,所谓的大事估计也还是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前几天吴善意妈妈的朋友,也就是吴善意的张姨给吴善意介绍了个男朋友,今天要见面,当时张姨特意来到吴善意的家,对她们母女说:”这回介绍的小伙子真不错,家庭情况虽然也和你们家差不多,没什么钱,但是父母也都是有退休金,没什么负担,主要是小伙子优秀啊。优秀在哪呢,就是特别会过日子,从来不大手大脚,现在这样的小伙子可不多了,机会难得,要好好把握啊。”

吴妈妈被说的一惊一乍的,诚惶诚恐的说:”张姐,那这男孩子做什么工作的啊。”

张姨一拍大腿,夸张的说:”说出来你们一定喜欢,文化人,写字的,可会想了,不像咱们,大老粗,就会说家常里短。”

吴善意和妈妈都愣住了,这是啥工作,于是两双眼睛都瞪着张姨,等着下文。

张姨也没在继续故弄玄虚,接着道:”这孩子是报社的,当记者的。平时写的东西都在报纸上登着呢,我来之前本来还拿着一张报纸,那上面就有那孩子的文章,可是临出门就忘带了,你看我这记性。”

吴善意看看妈妈,妈妈也正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说心里话,这个职业在她们心目中印象还不错,写文字的人,不说有多高文化,至少都是文绉绉的,有礼貌,有道德吧?

吴善意潜意识里还有一种期待,那就是,这文人一般还都挺浪漫呢,自己虽然都是三十的大龄女人了,但也内心里对爱情的向往对浪漫的渴望可一点不疏于那些妙龄怀春的小丫头。

吴善意在刚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也知道自己相貌平平,不一定就能得到男生的垂青,但是还是满心期待在漫长而又短暂的四年里可以遭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而且,吴善意还很着急,刚来到大学校园,就开始物色有可能和自己发生点恋情的人选。大学里面不会强制上自习,但是吴善意在寝室里觉得很无聊,因为在寝室里是不可能和某位男生擦肩而过,就不可能在那电闪雷鸣的一瞬间,四只眼睛中迸射出激情的火花,就不可能产生一段生死相随、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于是吴善意也拿了自己书书本本,来到了大自习室,应该说这里的男生是最多的,而且灯光闪亮,屋子里没有死角,人就会看得清清楚楚,表情也就看的清清楚楚,当时吴善意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空位置。

坐好后,吴善意四下观察了一下,发现对面坐着的小男生很眼熟,想了一想,就想起来了,这个小男生和吴善意同系不同届,就是女孩子一说起来就暧昧的发酸的师哥。

吴善意看着这位男生,这位男生也就看了看吴善意,以为吴善意有话要说,见吴善意没有开口,就又低下头看自己的书,吴善意其实心里在想,师哥,你没看见我吗?你觉得我怎么样啊?你想追求我吗?

这位师哥其实长得很一般,在大学里也应该属于被遗忘的人,吴善意觉得这样的男生自己还是可以捕获的,可是这位师哥最终也没有同吴善意说一句话,吴善意当时很失望,觉得你们男生怎么就不能主动点啊,但是吴善意想,那我就天天来,时间长了,你是不是就有勇气和我说话,然后有勇气和我表达了?

因为大学里面大学自习室有一种默认的占座规律,你选定一个位置,然后扔下点东西,哪怕是一个破手套,就不会再被另外的人占据了,这有点像动物世界里面很多雄性动物的划地盘。

吴善意知道,这位师哥只要还来,就一定还坐在这个位置,不是说日久生情吗?吴善意就想每天陪着师哥面对面坐着,早晚能碰撞出火花来。

但是很戏剧的是,很快,吴善意同寝室一个女生总是谈起一个人,说这个男生挺稳当的,话里话外就有点欣赏的意思。大家就怂恿说:”那你就主动和他说说话呗。”吴善意在这位女生的谈话中,隐隐觉得她相中的那个男生就是自己对面的师哥,当时吴善意的情绪很复杂,觉得这么大的学校,这么多的男生,怎么竟然被两个同寝室的两个女生看中了同一个人?

那个女生个子不高,却颇有点男孩子的性格,于是在一次自习回来的路上勇敢而有羞涩的拦住了那个男生,说道:”你好,我对你印象很好,想和你成为一个朋友。”

都是青春的岁月,即使每张脸上都有不同的表情,可是谁又能否定,谁的心里就没有激情澎湃,找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共度这单调的大学四年呢,也许相处的好,或者遇到开放的另一半,随便也解决了生理问题。

所以那个男生开始时惊诧,然后是受宠若惊,接下来就有点变成了进攻的趋势,最后就变得势不可挡了。

可是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没想到,那位女生态度很明确的拒绝了,义正言辞的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玩弄你感情的意思,但是我只是细赏你,却不是喜欢你,所以我不能接受你作为我的男朋友。”

那位师哥当初很受打击,吴善意就很不理解这位女生的言行了,她到底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

直到毕业,这位女生也没有对这件事做出解释,不过当时整件事情在吴善意眼里就像看一场挺热闹的戏剧,觉得很刺激。

吴善意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开始一场戏了?吴善意想着想着心里就挺美,喜悦就洋溢出来了,脸上有了光彩,虽说这张姨平时有事没事都来家里坐,而且一坐就是半天一天的,搞的吴善意有时也会烦,不过这次还真算办了一件好事,要是这次真能把自己推销出去,那可是个事倍功倍,皆大欢喜的结局。

吴善意正坐在那里,脑海里天马行空,就听妈妈问:”张姐,这工作我们没意见,挺好的,文化人错不到哪里去,那这孩子一个月能赚多钱啊?”

张姨笑容顿时消下去了,迟疑了一下说:”要说这工资吧,还真不算是多,因为啥呢,这孩子不是在编的,是临时工,所以只有一千元钱左右的样子。”

不过呢。张姨的笑容马上又涌现出来,像忽然绽放的花,说:”这孩子文笔好啊,我听人说平时空闲时间就写稿,往杂志啊,什么网站的投,哎,这些都是新名词,我一个太太也说不清楚,反正是一个月光稿费也能有不少。”

吴妈妈也迟疑了一下,说:”可是这也不是稳定的收入啊,今天写,能有钱,明天不写,就没钱了,以后要是真结婚了,过日子了,事情就多了,哪还有那么多闲时间写稿子啊。”

张姨马上说:”这人不是只看一时,谁这一辈子就只能干一种工作?这孩子这么努力,早晚就有出头的那一天,你说,对不对?”

吴妈妈没有主意了,看了看吴善意。

吴善意还沉浸在各种幻想里,见面前的俩人都看着自己,等着自己的意见,于是坚定地说:”看看吧,又不是看了就要结婚,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姨的笑容又如花绽放了,满脸放光的说:”我就说这孩子懂事,看的长远,这回缘分是到了,我就等着吃喜糖了。”

吴妈妈问:”那就约个时间,约个地点吧。”

张姨眨眨眼,道:”今天周几啊,哦,周二吧,那就这周五吧,晚上下班,那孩子上班也认真,平时很少旷工,要是周五看的好,那就周六周日一起出去玩玩,增进增进感情,年轻人嘛,要是对上眼了,感情发展的也快。”

时间转眼就到了周五,吴善意对这次相亲还挺期待,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所以对于周西山,只能说声抱歉了,你自己先好自为之,等我办完了我自己的事,就去好好安慰安慰你。

吴善意边想着边往家走,吴善意的家离单位不远,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吴善意到了家,特意换了件粉色的毛呢大衣,又在镜子前画了一会妆,妈妈就在一旁笑着说:”哎呀,咱家大小姐,这回可真是上心了,往常相亲也没见你这么在意呢。”

吴善意嗔怪道:”还不是为了妈妈你啊,这么大岁数还没嫁出去,你多没面子啊。”妈妈就叹了口气,道:”哪里是面子的问题,你妈妈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靠面子生活的,是担心你越大了越不好找,好男人都让别人挑去了,剩下的都歪瓜裂枣,那样还不如不嫁呢。”

吴善意边和妈妈聊天,边把自己士拾掇的漂漂亮亮,然后看看时间快到了,就撒娇的搂搂妈妈的肩膀,说道:”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你女儿不会总那么倒霉的,早晚会瞎猫碰到死耗子,王八看上青豆,迟早都要推销出去了。”

妈妈被逗的哈哈大笑:”道,这孩子,和我这么贫,还青豆、王八的。你说你傻不傻,到底谁是青豆,谁是王八啊。”吴善意把长发一甩,说道:”管她青豆还是王八,只要能逮到耗子的都是好猫。吴善意扬起手和妈妈飞吻了一下,就在妈妈的笑骂声中出了门。”

吴善意听到妈妈在后面把门关上的声音,长叹了一口气,把内心的沉重呼了出来,吴善意觉得妈妈挺不容易,也挺可怜的。

吴善意从小的时候,爸爸就不是很规矩的人,不务正业,找的工作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家里的生活全靠辛苦当工人的妈妈支撑,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吴爸爸不安分,对感情也是,婚外情不知道搞了多少次了,有几次还干脆离家出走,半年一年的不回来,等到和那边女人玩的没有了激情,又理直气壮的回来,吴妈妈只要抱怨几句,他就要大打出手。

吴善意为此很气愤,不只一次和爸爸理论,也因此挨过拳脚。

实在没有办法了,吴善意就和妈妈抱头大哭,埋怨妈妈,说:”你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人啊,没有家庭责任,不知道养家,还朝三暮四。”

妈妈就叹气:”孩子啊,男人真的看不准的,要是看得准我怎么可能找你爸爸,你爸爸当初表现的好着呢。所以你长大了,也要张大眼睛啊,千万别轻易相信男人,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孩子。”

现在,吴爸爸老了,好像也安生了,每天生活也很规律,家里人也有了点笑容,妈妈就很满足,好像这一辈子遭遇的背叛和伤害都微不足道了,每天对待爸爸也是恩爱有加的样子,外人看来,就会觉得这段中年人的感情一直都这么好,从来遭遇过变故。

可是吴善意心里却替妈妈不平,年轻的时候没有体验到自己老公的细心呵护,现在老了,老公玩不动了,就回来了,还要不计前嫌的对老公好,那自己的所受的伤害谁来抚平呢?

吴善意有时候一想到爸爸妈妈的婚姻,就心乱如麻,是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自己的阴暗面呢,都充斥这不公平和冷漠,甚至暴力?自己以后的婚姻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也遭遇各种婚姻难题,自己能不能有足够的忍耐维持下去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