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作死有福利
我作死有福利

我作死有福利 从五四开始 著

连载中 张君昊朱慧丽

更新时间:2020-10-21 17:17:52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作死有福利》的小说,是作者从五四开始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2019最火热都市爽文】作死就有福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高壮的熊哥!

简直像是一座移动的铁塔!

他这样的人走在街上,一般人看都不敢看!

熊哥不仅体型壮硕,长相凶恶,而且他还学过摔跤!

别说是一般人,就是学过散打跆拳道的人,都不一定是熊哥的对手!

面对高中生张君昊,熊哥一只手可以打十个!

熊哥这样认为,倪玉英也这样认为,朱慧丽更加是这样认为!

然而,张君昊仅是一拳,便把熊哥给放倒了!

嘭!

轰隆!

仅是一个照面!

下巴挨了张君昊一拳的熊哥,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令倪玉英和朱慧丽两人目瞪口呆!

她们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们以为熊哥不小心摔跤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无法想象张君昊竟然这么强悍!

他一拳便把熊哥搞定了,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现在呢,你们还有什么招数?”面对满脸诧异的倪玉英和朱慧丽,张君昊笑得很灿烂。

“呵呵……”回过神来,倪玉英冷笑起来,“张君昊,你真是了不起,为了这一天,估计你吃了不少苦吧,不好意思的告诉你,这套房子早就转移到了我的名下,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把房子和钱还给你!”

倪玉英这样无赖,让张君昊有些没辙。

虽然他现在的体魄很强悍,但他没办法对倪玉英出手。

不管怎样,倪玉英是他的小姨,他无法揍倪玉英一顿。

当然,即便倪玉英一顿,他也没办法拿回房产和抚恤金。

说不定自己还会因为这样一件事,而被关进去监狱里面。

报警什么的或许有点用,但有句话叫做清官难断家务事。

即便法院把房子判给了自己,但倪玉英母女俩绝对会赖着不走!

自己拿这对母女没办法吗?

办法当然有!

张君昊有作死系统作为后盾!

他打算消耗作死值抽奖,看看能不能抽到合适的东西,从而把倪玉英母女赶走!

张君昊正要抽奖时,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老师,你怎么来了?”

张君昊扭头一看,见到余恩慧竟然和一个中年女人进入屋里。

张君昊家客厅里,竟然躺着个不省人事的男人,余恩慧皱着眉头,担心这样的情况吓着母亲。

“你是君昊,你竟然长这么大了啊?”余母走上前,惊喜地拍了拍张君昊结实的肩膀。

“您是……”张君昊觉得那中年女人很是面熟,但一下子想不起她是谁。

“我是慧慧的母亲!”

“啊……”

张君昊极为尴尬,不久前在余恩慧的公寓里面,他可是向视频里的余母说他是余恩慧的男朋友!

“阿姨,我先前是开玩笑……”张君昊以为余母是因为先前的事情,所以才会过来这里。

“君昊你别紧张!”余母笑着解释,“我听到你的名字之后,才打算过来看看你,你肯定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你父母曾经是我手底下的员工,他们出事之后,我可是过来参加过葬礼。”

原来如此,怪不得张君昊觉得这个中年女人有些面熟。

他在这时候想起来了,这个女人的确曾经参加过父母的葬礼!

“君昊,我听慧慧说,你过得很不好,你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做兼职赚钱上面,对吧?”

“没错,的确是这样。”

余母伸手摸了摸张君昊的脑袋,她朝屋子里的倪玉英看去,她脸上的微笑在消失。

“倪女士,我还记得你,你应该没忘记我吧,我记得我公司从君昊父母出事的那个月开始,就给了你一张银行卡,我公司每个月都会给君昊一笔生活费,他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学杂费,生活费,零花钱,我公司全都负责了,请问,那笔钱哪里去了?”

听到余母说的话,张君昊惊讶了。

他还真不知道,竟然有那样一笔钱!

面对这样的质问,倪玉英黑着脸不想解释,“这是我的家务事,与你们无关,请你们离开!”

余母不是一般人,她怎么会看不出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上楼时,她们就听见了张君昊和倪玉英的一些对话!

“好一个家务事!”余母脸色铁青,她极为生气,如果不是因为张君昊出现在女儿的公寓里面,她完全不知道,过去的三年里面张君昊是生活在水深火热里面!

张君昊的父母是为公司办事时遭遇意外!

对于那样一件事,余母的心里很痛!

她以为,公司每个月往那张银行卡里面打钱,就是给了张君昊莫大的关怀!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被眼前那个女人整整欺骗了三年!

张君昊失去父母本就可怜,他本可以生活无忧,却因为那个女人,所以他不得不每天去做兼职赚取零花钱,赚取生活费,赚取学杂费!

兼职压榨了他的学习时间,导致他的成绩一落千丈!

如果这孩子因为成绩糟糕,与大学失之交臂!

那么,那个女人等于是害了他一辈子!

这样一件事,余母觉得自己也有错!

她对张君昊的关心不够!

还好,她现在发现了,她觉得自己还能够进行弥补!

这样一桩家务事,她管定了!

“慧慧,报警!”余母不容置疑地下达命令,“给刘局长打电话,我要告有人诈骗!”

见到余母如此强横,倪玉英立马慌了,她很清楚,余母不是普通人,她肯定认识很多大人物,如今她参与进入这件事里面,自己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你,你不要报警……”倪玉英坐不住了,“我,我这就把钱还给张君昊!”

“君昊,你觉得要报警吗?”

张君昊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余母把这件事的决定权交给张君昊。

“君昊,不要报警,你表妹还小,没有我她怎么生活啊!”倪玉英一下子便哭起来,“我把房子还给你,把抚恤金也还给你,我满足你的愿望,我们离开,千万不要报警抓我,好不好……”

倪玉英哭得稀里哗啦,好像她是受害者一样。

张君昊很清楚,余母只是在吓唬倪玉英而已。

倪玉英没有诈骗,她只是没有履行监护人的职责。

这种事警察过来之后,顶多是教育倪玉英一顿而已。

“把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然后,你们走吧。”

“好,好,我把一切都还给你……”

在余母的监督之下。

倪玉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属于张君昊的一切,交还给了张君昊!

房屋的过户手续还在进行之中,父母的抚恤金一共是一百万,倪玉英没有花掉那一百万,而是在银行里购买了理财产品,一直在吃利息。

一百万抚恤金,顺利转账到了张君昊的账户里面。

张君昊的父母出事之后,余母的公司每个月提供了两千块作为张君昊的生活费。

三年一共是三十六个月,每个月两千块,那笔生活费累计下来有七万二。

把一切交接完毕,倪玉英和朱慧丽收拾好行李搬走了。

余母过来东海市可不是为了玩乐。

见到倪玉英没有偷奸耍滑,她便赶去了忙碌她的工作。

虽然张君昊很想郑重地感谢余母一番,但没能找到机会。

张君昊只能把心里的感激表达在余恩慧身上,“老师你尽管开口,不管你想吃什么,都由我来结账!”

兜里揣着张拥有一百万的银行卡,张君昊有种财大气粗的感觉。

“吃饭的事不急。”余恩慧还在张君昊家里面,她从背包里拿出纸和笔,“那张七万二的银行卡你留着,一百万的银行卡你拿出来。”

“怎么了?”张君昊有些搞不懂余恩慧要做什么。

“你不过是个高中生而已,手里握住个一百万我担心你乱来。”

“然后呢?”张君昊禁不住笑起来,“老师你打算帮我保管吗?”

“准确来说,我打算帮你投资。”余恩慧很认真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坑你的钱,如果投资失败,我会赔你一百万,如果赚钱了,我也不要你支付手续费。”

“老师,你对我太好了吧,你该不会是……”

“你敢胡说八道试试?”

余恩慧狠狠瞪了张君昊一眼,阻止他胡言乱语。

余恩慧之所以这样照顾张君昊,自然因为两人是师生关系。

当然,她这样做的目的,更加是为了帮母亲赎罪。

“关于投资的事,我现在写个协议,你签上名字就行了!”余恩慧一边说话,一边快速起草了一份投资协议。

余恩慧考虑得这么周到,张君昊怎么可能会拒绝。

张君昊现在没有要用钱的地方,这一百万交给余恩慧打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快速在协议上签下名字,张君昊很是好奇,“老师,你准备怎么投资这笔钱?”

余恩慧白了张君昊一眼,“这件事你别管,你只要知道,你的一百万不会跑掉就行,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知道吗?”

“好吧!”张君昊嘴角勾起在笑,“说起学习,中午我做完那么多卷子,老师你好像没给我什么奖励……”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奖励!”说起这件事,余恩慧恨不得把张君昊给掐死!

收起协议,她转身便走,再不走她会忍不住对张君昊那无耻的家伙出手!

余恩慧没吃晚饭就离开了,这让张君昊有些怪不好意思。

倪玉英和朱慧丽彻底搬走了,整个屋子变得清净了。

无论如何,张君昊都想不到,最终是余恩慧的母亲帮了他的忙。

有时候,系统也不是万能的,活在这样一个国度之中,金钱很重要,人际关系也很重要!

在书桌前坐下,张君昊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钱和权两个字。

想要获得作死值,必须去作死!

作死自然会惹上各种麻烦!

钱能解决麻烦,权也能解决麻烦。

有作死系统在,张君昊能够找到赚钱的办法。

但是,他不过才十八岁,肯定不能获得什么权力。

那就,尽可能与那些拥有权力的人搞好关系吧!

确立了接下来的目标,张君昊的心情很不错!

虽然把一百万交给了余恩慧理财,但他卡里面还有七万两千块。

加上先前控制孙涛从死胖子叶永言家里搜刮的八万块,他现在的资产一共是十五万两千块!

这笔钱不算多,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已经十分的富有了!

现在是晚上,兜里有十五万存款,张君昊懒得自己动手做饭。

下楼进入一间装潢得很有格调的西餐厅,张君昊打算今晚吃西餐,庆祝一下自己把一切拿回来了。

张君昊坐在靠窗位置,煎好的牛排送上来时,有个女生恰好从窗外走过。

见到张君昊坐在西餐厅里吃牛排,她惊讶地停下脚步。

看清楚那人真的是张君昊之后,她快步进入西餐厅。

“喂!”正在吃牛排的张君昊,被一个突然蹦出来的女生吓了跳。

“如果不是看到你在吃东西,我还以为你是在这里打工呢!”

女生留着暗红的短发,嘴里嚼着口香糖,打扮得很是俏皮,她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学校里被张君昊表白的对象,她是班霸齐鸿才的女朋友,赵莹!

“这牛排闻起来好香,一定很好吃吧,你要不要给我点一份呢?”赵莹坐在张君昊对面座位上,笑盈盈地说出这样的话语。

“如果你真的想吃,那就来一份吧!”张君昊没拒绝赵莹的要求。

“哇?”赵莹很夸张的叫了声,“一份牛排可不便宜,张君昊,你是发财了吗?”

张君昊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发财了,“虽然牛排不便宜,但又不是天天吃,偶尔犒劳自己一下而已。”

挥手叫来服务员,张君昊给赵莹叫了份牛排。

赵莹没拒绝,她笑嘻嘻看着张君昊,“老实说,虽然我们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但以前我压根没注意过你,今天你向我表白之后,我特意留意了你一下,我发现你长得蛮帅的嘛!”

张君昊本来就长得不丑,每一次作死之后,他身体的各项数值都会往好的方面发展!

他的颜值,自然也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作死之中,缓缓发生变化。

“我决定了!”赵莹越看张君昊越帅,她突然拍了下桌子,“既然你请我吃牛排,那我今晚去你家过夜,既然你喜欢我,你该不会不敢把我带回家吧?”

赵莹是个这么随便的女生吗?

真不愧是个小太妹啊!

赵莹敢这么说,张君昊怎么可能不敢答应呢?

吃了牛排,两人前往便利店里买了不少零食。

拎着一打啤酒,张君昊把赵莹带回了家。

“今晚你家就你一个人吗?”发现屋里面没有其他人,赵莹惊喜地笑起来,“真好!”

“你和齐鸿才闹矛盾了吗?”对于赵莹的反常举动,张君昊觉得事出有因。

赵莹没回答这个问题,她笑嘻嘻看着张君昊,“话说,你喜欢我哪一点,你竟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我表白,以前我还真没发现,张君昊你真是有种!”

张君昊笑了笑没解释这件事。

虽然赵莹长得蛮漂亮,但张君昊并不喜欢她。

向赵莹表白,张君昊只是为了作死,从而获取作死值而已。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赵莹开了个罐啤酒,一口气喝了半瓶,然后长长呼了口气!

打开电视,赵莹一边吃其他零食,一边看着喜欢的节目,“话说,你还没解释,你喜欢我哪里,你为什么喜欢我?”

“这个嘛,某个瞬间,我觉得你很美,于是就喜欢上你了。”

这样的一句话,张君昊自然是在敷衍赵莹。

“某个瞬间很美?”赵莹气鼓鼓看向张君昊,“难道我只是在某个瞬间很美吗,我不是一直都很美吗?”

赵莹把外套脱下,露出了件短小的吊带背心。

她气呼呼朝张君昊询问,“我的身材不美吗?”

张君昊还没反应过来,赵莹可以说是突然扑过来,一把将他抱住!

这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起来像是受刺激了!

张君昊没去在意,对于这样送上门来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拒绝!

张君昊没去在意赵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完全不在乎。

张君昊正和赵莹愉快玩耍时,他耳边忽然传来作死系统悦耳的声音,“你的作死行为获得了1点作死值!”

我作死了吗?

张君昊无比疑惑。

难道,与赵莹发生关系其实是齐鸿才的一个圈套?

不可能啊,齐鸿才怎么可能会为了对付张君昊,从而给自己戴一顶绿帽!

“你做什么了?”张君昊朝赵莹询问。

“嘻嘻,你发现了吗?”赵莹在张君昊的耳边吹着热气,“刚才,我偷偷给齐鸿才发了个视频,对了,我不小心把你的脸也拍进去了!”

“哦!”张君昊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会获得作死值了。

“怎么,你不怕吗?”赵莹有些惊讶,“你可是给齐鸿才戴绿帽了,说不定明天他会把你给杀了!”

“哦!”张君昊对于这件事无动于衷。

“我真是看不透你!”见到张君昊平静的模样,赵莹心里越发的惊讶,“算了,既然你敢向我表白,既然你敢把我带回家,说明你肯定有所倚仗,对吧?”

张君昊笑了笑,“话说,你是要转学了吗?”

“你怎么猜到的?”

“发生这样的事,齐鸿才不仅会杀我,肯定也会把你杀了,你肯定是要离开东海市了,所以才敢这样做,对吧?”

“宾果,你猜对了!”赵莹笑着解释,“我是个妥妥的学渣,大学什么的肯定与我无缘,我爸妈已经决定把我送去外地一个表姐那里学手艺,机票已经买好了,明早上我就走!”

“刚才我本打算去和一群姐妹聚会,没想到在途中看到你,我越看你越帅,加上你白天的时候向我表白了嘛,于是,我打算成全你,让你美梦成真得到我,怎么样,听见我这样说,你是不是更加喜欢我了?”

“齐鸿才对你不好吗?”

“你觉得那样一个混混,会温柔对待女孩子吗?”

赵莹把张君昊抱紧,“别聊那个混蛋,我们继续,今晚不许睡觉,我打算之后在飞机上睡!”

“如你所愿!”

这一边,张君昊和赵莹享受着鱼水之欢!

另一边,齐鸿才气得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作为一个男人,最为耻辱的事情就是被别人戴绿帽!

齐鸿很清楚,赵莹为什么会突然背叛他,原因是前段时间齐鸿才出轨被赵莹发现!

发现那件事之后,赵莹没吵没闹,齐鸿才还以为赵莹不在意。

没想到赵莹突然给他戴绿帽,而且还给他发来那样的视频!

最重要的是,赵莹出轨的对象竟然是张君昊!

中午的时候,齐鸿才本想给张君昊一个教训,但班主任余恩慧把张君昊带走了。

自己没能揍张君昊一顿,反而被张君昊戴绿帽了,这样一种屈辱,这样一种憋屈的感觉,令齐鸿才愤怒得想要去毁灭世界!

如果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是在哪里,他一定会拎着刀过去,把他们俩的脑袋砍下来!

然而,不管齐鸿才现在多么愤怒,但都无济于事,他并不知道赵莹和张君昊是在哪里!

此时此刻,齐鸿才有多憋屈愤怒,张君昊就有多愉悦快乐!

虽然得罪了齐鸿才,但张君昊睡了赵莹,而且还意外获得1点作死值!

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和作死值,张君昊巴不得天天都能够遇到!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