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无言的陪伴
无言的陪伴

无言的陪伴 叶蓁 著

连载中 苏梦薄云

更新时间:2020-09-17 21:52:20
《无言的陪伴》由网络作家叶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梦薄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对薄云深有说不尽的深情,没有尽头的执念。 当爱到终点,我只能把爱与执念揉成一圈。 来不及告别,也来不及再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啪”,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落到了我的脸上,干脆利落,我脸被打的偏向另一边。 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要说出当年的真相了。 薄云深目光阴翳,冷声道,“小梦刚还和我说,当年的事情你也是一时糊涂,叫我不要怨你,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 我突然想起昨晚他踹我之前说的,我给苏梦下药的事情,原来,苏梦是这样和薄云深说的——我给她下药,把她送上了我爸爸的床。 本来想解释,但是彻底心灰意冷了,薄云深不可能信我。 我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口气,“薄云深,离婚吧,算我求你了……所有的锅我都背了,好不好?你说我给她下药也好,还是说我威胁她去勾-引我爸爸也好,我都认了。” 从一开始我就没指望从这段婚姻里得到爱情,只想要能够陪在他身边。 可是这样的婚姻,我太累了,迟早会在一刀一刀的凌迟中死去。 良久,空气里是难捱的沉默。 我看着他英俊深邃的五官,心里不断的发沉。 爱了这么多年,我失去了妈妈,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尊严,我终于决定放弃了。 他冷然道,“你休想。” 话落,病房门被他重重的关上,我虚脱般的躺了下去,眼泪仿佛流不尽。 直到更深夜静,门外传出凌乱的脚步声,我才打开门随便找个护士问了一句,“怎么了?” 值夜的护士回道,“楼上重症病房一直在昏睡的病人,不知道谁那么缺德,把他的吸氧器给摘了,刚进抢救室了,怕是凶多吉少。” 重症病房…… 昏睡的病人…… 爸爸!!!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拔腿就往楼上跑去,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心里恐惧到爬楼梯都摔了好几次。 我踉踉跄跄的跑到爸爸的病房,只有空荡荡的病床,经过的护士问我,“你是家属吗?这个病房的病人刚进抢救室了。” 走道尽头抢救室亮起的红灯,不留余力的灼伤了我的眼。 我独自蹲在抢救室门口,只要有人从里面出来,我都问一句,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答复,都是步履匆匆。 看着他们,我的心更加急躁了起来。 这种恐惧,我永远都不想再体会到,深入肺腑,连心脏都会跟着痛。 “一一,你这孩子,蹲那干嘛?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 小姑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她轻声安抚着我,可她搭在我肩上的手,都在轻轻的颤抖。 “小姑,你说是谁……怎么会拔了爸爸的氧气管?”我哭得说话都发颤。 小姑皱眉,也很疑惑,“晚上走的时候,你爸爸还好好的,苏梦还帮他翻身来着,我看没什么事,才先回去了。你别急,咱们交给警察……” 苏梦! 我大脑“轰”的一声,瞬间空白。 拔腿就往苏梦的病房跑去,我的理智已经一丝不存。 我用尽浑身力气把苏梦从病床上拽下来,怒目圆瞪,沙哑着声音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拔了我爸爸的氧气管?” 她脸上没有丝毫的睡意,理了理被我扯乱的衣服,“一一?你爸爸的氧气管被拔了?怎么会这样……” “啪!” 我伸手就甩了她一巴掌,“你能不能别装了?怎么样会这样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她捂住脸,吃惊的看着我,很快,她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她靠近我,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细声说,“林一,我劝你,赶紧和云深把婚离了,否则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我一怔,有些听不明白她后半句话的意思,“什么?” 她笑起来真的是很好看,但说出的话是人想不到的蛇蝎心肠,“你马上就是没爸没妈的人了,我确实得想想,你还要什么能失去的,哦,润发?还是薄云深?这两个你都想拼命抓紧的吧?” “你什么意思?就是你拔了我爸的氧气管!就是你,对不对?!”我愤恨的质问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